您的位置:首頁 >旅游資訊 >

江蘇南京溧水區提升農村人居環境方法

2018-12-13 23:14:38來源:蘭州龍行天下國旅

鄉村環境保護和治理,是鄉村治理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江蘇南京溧水區提升農村人居環境的方法有三:污水進管網,干凈又便民,發展農家樂和休閑觀光旅游也有了好環境;垃圾分類動真格,走“村收集—街道轉運—區處理”的處理路子,搞評比、促行動;借助獨特歷史資源,提升整體環境,帶動了特色產業和旅游業的發展。

每到節假日,到江蘇南京溧水休閑游玩的人不少。通過全面實施鄉村振興戰略,這里的鄉村環境得到大幅提升,成為周邊居民理想的康養之地。

污水接進污水井,坑塘之水真干凈。

汽車在溧水無想山環山公路上穿行,蒼翠的竹海隨風搖曳,雨后的空氣格外清新。北宋詞人周邦彥在此地做縣令時曾作《滿庭芳·夏日溧水無想山作》:“風老鶯雛,雨肥梅子,午陰嘉樹清圓……”別有一番風味。

無想山下都是村落,張塘角便是其中一個。江蘇水系發達,張塘角也能看出幾分,剛到村頭,便是坑塘,繞著路邊的房子,通到無想寺水庫。

幾個老人正在坑塘里洗洗涮涮,那是他們世代而來的習慣。雖然家里通了自來水,日常的洗菜,他們還是愿意在坑塘里。“現在水干凈著呢。”正在洗菜的老人甩了甩青菜上的水。

住在塘口的一位老人正在門口跟鄰居說話,見到記者來,便請到屋里看看污水如何進了管道,她老伴用鎬將門口的污水井蓋打開,屋里的自來水管一開,污水管道里就見有水流出,順著便進入旁側的主管網,流到村里的小型污水處理站。記者了解到,一般是廚房和廁所各有一個截污井。

沿著坑塘往水庫方向走,緊挨著的是幾家農家樂,記者看到白色粗壯的管道從廚房里伸出來,接進了污水井。

王世冬家的水香農家樂,這幾年借著草莓園、海棠園、粉黛亂子草等休閑觀光旅游發展迅速,“還不是多虧了環境變好了,以前一下雨,糞便都淤到坑塘里,臭氣熏天,門都沒法出。后來政府修通了路,又搞了觀光旅游,我們家的農家樂也做起來了。”王世冬帶著記者看他們家的小花園,“今年國慶,連這些戶外的餐位都得等位,其中一天的營業額超過兩萬元呢。家里正在提升改造,以后不但能吃飯,還能住宿。”

村里就100多戶人家,農家樂也不多,污水產生量小,污水處理通過一個小型的污水處理站就能解決,坑塘的對面便是處理站,采用“微動力厭氧好氧+人工濕地”的處理工藝,運行成本低,管理方便。目前,污水處理站的管理和測評全部委托給第三方,村里有協管員,參與農村污水處理設施、管網進場巡查。同時,污水接管作為農房審批的前置條件。

張塘角的污水處理設施接入了區里的農村生活污水智能監管平臺。該平臺采用了物聯網和無線通信遠程監控技術,構建了檔案管理、污水運行數據查詢和分析、設備故障報警等功能的農村生活污水遠程監管平臺,目前由第三方進行運營和維護。

垃圾分類有評比,評分高的有獎勵。

早上9點多,葫蘆壩村的垃圾清運車到了村口,車上的高音喇叭循環播放著垃圾分類的宣傳口號。村里有個垃圾集中點,收運員張師傅將垃圾倒進車里,又趕去下個村子。一進村里,就看到墻面全被刷上了垃圾分類的卡通宣傳畫和宣傳語,比如“亂扔是垃圾,分類是資源”。

每戶門口都放著兩個垃圾桶,一只綠色,一只灰色,按照村民家的門牌號對應給垃圾桶也編了號。按照農村的生活習慣,垃圾被分為廚余垃圾和其他垃圾,為了方便村民理解,還將分類通俗解釋為可爛垃圾和不可爛垃圾。

記者隨機翻看了一下村民張香弟家的垃圾桶,早上的垃圾剛被保潔員收走,桶里干干凈凈的。她請記者去家里坐坐,院子里打掃得整齊,幾棵樹蒼翠茂盛,零星擺了些花。“今年5月,村里給發了垃圾桶,還發了垃圾分類的指導手冊,有專人上門給講怎么分類,現在家里的老人和8歲的兒子也能把果皮、牛奶盒準確分好了。”張香弟家的廚房正在煮飯,灶上熱氣騰騰,“以前村口就一個水泥垃圾池,隨手一扔,夏天臭得不行,幾百米外都得捏鼻子,蒼蠅特別多,你看現在多干凈。”

老張是村里的保潔員,村民按照兩個垃圾桶對應分好后,由他每天上門收到對應的垃圾分類集中點,由垃圾清運員轉至街道分揀中心進行分類處理。大件的、有毒有害的,比如廢舊家電、家具、油漆桶等,由村民在家中單獨存放、保潔公司每周上門收運一次。到了分揀中心后,垃圾分揀員進行二次分揀,之后根據垃圾的屬性進行資源化利用或者焚燒處理,走的是“村收集—街道轉運—區處理”的路子。

村里的網格員每天對垃圾分類進行打分,綜合美麗庭院的建設,每個月有紅黑榜在村務欄里公示。記者注意到,張香弟家門口有個門牌,上面分列著5條,做得好的前面就有一顆星,他們家因為五項都做得不錯,有了五顆星。記者了解到,村婦委會還自發成立了婦女微家,利用女性在家庭事務中的中堅作用,組織培訓,請志愿者上門講解,來調動她們的積極性。最初,村里做了一戶美麗庭院的樣板,組織其他村民去參觀,不少村民都覺得這樣干干凈凈的挺好,回去就主動收拾起來。評分高的,村里還發一些盆栽、毛巾之類的獎勵,村里的一些“后進分子”眼見別人家又上紅榜又被獎勵的,臉上逐漸掛不住,便也積極起來。

現在的葫蘆壩,干凈清爽,家家爭著搞綠化,處處比干凈,村里還挖掘三國時期的故事,打造了幾處文化休閑廣場。

提升環境修整路,開發資源共致富。

李巷因為環境整治好了,發展紅色旅游,火起來了。

石頭寨的李巷原是溧水出了名的老大難,在山溝里,窮。嫁閨女的,一聽說是李巷的,直搖頭。前些年,石頭寨發展藍莓產業,日子漸漸紅火起來,但李巷的發展卻很慢,村容村貌也較差,老房子年久失修,房頂塌了的也不少。

2016年,李巷作為省里精準扶貧的幫扶對象,進行了細致調研,梳理下來,李巷劣勢多,但有個周邊村鎮無可比擬的優勢——紅色資源。抗戰時期,這里是中共蘇皖區委、蘇南行政公署、新四軍第六師十六旅的駐地,作為蘇南抗戰指揮中心,有“蘇南小延安”之稱。多位新四軍高級將領都在這里戰斗生活過,十六旅的旅部、醫院、兵工廠等舊址也在。2017年,李巷開始了整體的環境提升和紅色文化的打造,疏浚河道,治理坑塘,修整石板路,通過引入第三方商旅集團的方式進行整體開發。

“愿意搬遷的,第三方公司就收過去做整體規劃,不愿意搬遷的就繼續留在村里,政府出錢幫他們修繕房屋。”石頭寨村黨總支書記周建明帶著記者來到張大姐家。她家緊挨著交通站遺址,游客到交通站參觀,出了屋門就是她家的院子,院子沒有門,沒有墻。有時候見到游客,她會主動拿些吃的出來招呼,游客們也聽她講講父輩們抗戰的故事。“這個頂棚就是政府給修的,沒要一分錢。”張大姐指了指連著廚房和房屋的頂棚,廚房里堆著一捆捆剛摘來的青菜,“吃不了的也會在門口賣一些,以前老公賣魚還得去鎮上趕集,現在,有時候家門口賣賣就好了。”

現在的李巷作為黨性教育基地,還可以承接培訓,建了多媒體教室,設置了課程。主干道上開設了一些商店,除了紅色主題的展覽室、餐廳外,還有親子教育、文創等業態。每天,村里的游客絡繹不絕,村里的原住民種菜、做工,相生相融。

現在的李巷不再是那個大家都想往外搬的山窩窩,在外頭,一說家在李巷,每每惹來一片艷羨。

福彩河南快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