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 >教育動態 >

中華民族的歷史命運和偉大復興 取決于我們的自主創新能力和水平

2018-12-13 21:49:17來源:中國教育報

今天的時代特征就是,誰在自主創新方面具有優勢,誰就在國際競爭中掌握了戰略主動權。中華民族的歷史命運和偉大復興,中華民族能否自立于世界先進民族之林,取決于我們的自主創新能力和水平。跟在別人后面模仿,是不能建成領先于世界的強國的。這就是新時代發展的突出特征。我們必須從這一特征出發,來確定教育發展的戰略重點。

習近平總書記站在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高度,深刻洞察教育的基礎性、先導性、全局性重要作用,指出要把教育擺在優先發展的戰略地位。在今年召開的全國教育大會上,習近平總書記又進一步指出,要深化教育改革創新,堅持把服務中華民族偉大復興作為教育的重要使命。這就為我們確定教育優先發展的戰略重點指明了方向。要落實好習近平總書記的指示精神,更好地服務中華民族偉大復興歷史使命,就要求我們深刻理解新時代特征和歷史方位,清醒認識我國基本國情和發展階段,精準把握我國面臨的國際戰略態勢和挑戰,充分認識新時代教育的發展功能,并在此基礎上確定新時代教育發展的戰略重點和實施路徑。

新時代的發展特征

我們今天所處的時代,是一個科學技術突飛猛進、知識經濟高速發展、新一輪產業革命蓬勃興起的時代,知識更新、技術更新和產品更新速率越來越快。小到一個人、一個企業,大到一個經濟體的發展和貧富、一個國家的強盛和衰弱,從來沒有像今天這樣依賴于自主創新能力,依賴于對經濟發展和生產過程中關鍵知識和關鍵技術的掌握程度。“知識就是力量”這個古老的真理被賦予了全新的含義。一個國家的知識創新與科技創新能力,不僅影響其經濟增長和國際競爭力,而且會從根本上影響其國運興衰。“創新,或是落后”,新時代企業競爭的邏輯就是如此簡單,哈佛大學創新管理學家里昂納德和施特勞斯亦如此告誡人們。其實,國家間的競爭也是如此簡單。“落后就要挨打”,這個許多著名政治家的座右銘已經被人類歷史所反復證明。我們豎看歷史,當一個國家在知識創新和科技創新方面領先全球的時候,也是這個國家在世界上國勢最強的時候。19世紀中后期,德國在高等教育、科學研究和知識創新方面領先于世界。德國不僅成為當時世界的學術中心和科技中心,也是以發電機和內燃機為標志的第二次工業革命的中心。那時,美國學者以學習德國為榮,開始了長達六七十年的留學德國的浪潮。由于種種復雜的原因,特別是體制機制方面的原因,如今的德國在高等教育、科學研究和知識創新方面失去了引領全球的地位。而當今美國擁有最多的世界一流大學,囊括了全世界70%的諾貝爾獎獲得者,成為全球知識創新、科技創新中心,成為今天世界上唯一的超級大國。今天的時代特征就是,誰在自主創新方面具有優勢,誰就在國際競爭中掌握了戰略主動權。因此,世界各主要國家都更加重視增強自身的創新能力建設。中華民族的歷史命運和偉大復興,中華民族能否自立于世界先進民族之林,取決于我們的自主創新能力和水平。跟在別人后面模仿,是不能建成領先于世界的強國的。這就是新時代發展的突出特征。我們必須從這一特征出發,來確定教育發展的戰略重點。

我國基本國情和發展階段

我國經歷了40年的改革開放和經濟高速增長,取得了舉世矚目的輝煌成就,國內生產總值(GDP)達到世界第二位,人均國內生產總值達到中等收入水平,但是在過去40年的經濟增長中也積累了許多矛盾,存在若干亟待解決的問題,面臨一些嚴峻挑戰。第一,我國過去40年的經濟增長主要是靠投資驅動的,而且經濟的對外依存度偏高。不僅原材料、能源和關鍵技術對外依存度偏高,而且產品對出口和國際市場的依賴度偏高。第二,我國的自主創新能力還不夠強,全要素生產率(TFP)遠遠低于發達國家水平,單位國內生產總值所消耗的戰略資源遠遠高于發達國家。例如,我國的人均水資源只有全球人均水資源的1/4左右,被聯合國認定為13個貧水國家之一,但我國每萬美元國內生產總值消耗的水資源是1340噸,比美國410噸、德國220噸、日本190噸高出許多倍。第三,盡管我國已成為制造業大國,但從總體上看,我國制造業大而不強,處于國際產業鏈低端。許多關鍵技術并不在我們手里,因此亟須提高自主創新能力和總體科技水平,促進產業不斷升級。例如,國產計算機的核心處理器芯片幾乎全部靠進口。一個無“芯”國家,只能被動選擇附加值很小的全球產業鏈低端位置。根據國家統計局發布的數據,2015年,我國單位勞動產出為7318美元,而世界平均水平是18487美元,美國則是98990美元,是我國的13.5倍。這種局面呼喚我國必須加快在關鍵技術方面的自主創新,實現產業升級。第四,我國的城鎮化率仍然偏低,不僅遠遠低于發達國家水平,也低于許多發展中國家和新興市場國家水平。這既不利于生產要素的集聚和實現規模經濟效應,也不利于知識創新和科技創新成果廣泛、迅速地擴散、應用,同時也不利于擴大消費需求和實現內需拉動的經濟增長。第五,同發達國家相比,我國區域經濟發展水平差距過大。從整體上看,我國經濟發展仍一定程度上存在不平衡、不協調、不可持續問題,需要盡快通過經濟發展模式創新加以解決。第六,我國經濟收入分配差距過大。作為社會穩定基礎和擴大消費需求的中等收入群體占全國人口比例偏小,基尼系數高于0.45的國際警戒線,既不利于經濟長期持續發展,也不利于社會和諧穩定,需要通過分配制度創新加以解決。第七,不斷變化的世界格局和全球經濟環境與市場需求,給我國經濟發展帶來的影響和不確定性逐漸增大。特別是近一年來,相關產業部門和企業對此的切身感受越來越深刻,需要通過加快擴大內需和自主創新加以解決。第八,我國作為一個仍然處于中等收入階段的、擁有近14億人口的發展中大國,面臨著跨越“中等收入陷阱”等一系列現實的艱巨挑戰。這就是我們的基本國情。培養造就創新人才,增強自主創新能力,使我國的經濟增長從投資驅動轉向創新驅動,把核心技術和發展主動權真正掌握在自己手里,不斷加快產業升級,實現經濟社會長期可持續發展,是我們應對上述問題、爭取國際競爭戰略主動權的根本所在,也是教育服務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戰略重點所在。

新時代教育的發展功能

知識創新、科技創新和體制創新的根本在創新型人才。創新驅動就是人才驅動,而教育則是創新人力培養的主要機制。因此,一個國家的自主創新能力在很大程度上取決于其教育體系,尤其是教育質量。習近平總書記指出,千秋基業,人才為先。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人才越多越好,知識就是力量,人才就是未來。

然而,我們必須清醒地認識到,中國作為一個人力資源大國,還遠遠不是一個創新人才大國,更不是一個人力資本強國。我國現在擁有的世界一流科學家約占全球的4%左右,而美國則擁有40%的世界一流科學家。全球70%的諾貝爾獎獲得者在美國工作。如果加上英、法、德、日等發達國家的世界一流科學家,發達國家在創新型人力資本方面占有絕對優勢。創新領軍人才是一個國家綜合國力和核心競爭力的主要構成要素。特別值得我們關注的是,根據中央人才工作協調小組辦公室的數據,“我國流失的頂尖人才數量居世界首位,其中科學和工程領域滯留率平均達87%”,表明當前國際人才競爭越發激烈。因此,我們必須以更加靈活的政策和機制積極參與競爭,制定相應的教育戰略和人才戰略,大力培養創新人才,努力吸引創新人才,全力留住創新人才,真正用好創新人才,這是具有戰略意義的根本性問題。

同中國一樣,世界上不少國家人口眾多,可以說是人力資源大國,但并不是一個人力資本強國。人力資源同自然資源一樣,是有待開發的資源。而人力資本,是已經開發了的人力資源。人力資本投資主要是通過教育和培訓對人力資源開發與配置的過程,使其從原始狀態轉化為資本狀態。人力資源缺乏人力資本那種豐富的概念內涵,沒有涉及開發投資、資源配置、投資決策等經濟關系;人力資源不能反映人的知識技能,特別是創新能力的稀缺性。大力發展教育事業就是要開發我國龐大的人力資源,培養造就數以億計的高素質勞動者、數以千萬計的高級專門人才和一大批能夠站在世界知識創新和科技創新制高點的創新領軍人才,從根本上提升我國的自主創新能力。優先發展教育,把提高我國自主創新能力作為教育發展戰略的重點,決定著我國在世界上的核心競爭力。為此,加快教育發展,造就創新人才,是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戰略前提。英國、美國、德國、日本等發達國家的經驗也都表明優先發展教育的重要性。日本在“二戰”期間物質資本大部分被摧毀,之所以能夠在戰爭的廢墟上迅速崛起,究其原因,得益于明治維新以來對教育的高度重視和巨大投資所形成的人力資本。在1905年至1960年的55年間,日本的國民收入增加了9倍,勞動力只增加了0.7倍,物質資本的投資只增加了6倍,但教育投資卻增加了22倍。1960年至1975年,日本的國民生產總值增加了3倍,同期的教育投入又增長了10倍。日本1974年人均國民生產總值4000美元達到中等收入水平后,僅用12年就跨越中等收入階段,成為高收入國家。優先發展教育、造就高質量從業者和杰出人才,使日本經濟獲得巨大成功。韓國的經濟成功經驗更加典型。作為一個后發的新興工業化國家,韓國充分意識到教育在提高全要素生產率和創新發展中的重要作用,不斷加大教育發展力度。到了2010年,韓國15到64歲人口的平均受教育年限達12.96年,日本則為12.44年。韓國的高等教育毛入學率在2013年就達到了90%以上,居世界之首,為促進經濟增長奠定了人力資本基礎。2016年,韓國衛冕全球最具創新能力的經濟體。新時代,教育促進經濟社會發展的功能更加突出,一個人和一個國家的發展與貧富從來沒有像今天這樣更多地依賴于教育。

拉美等地區的一些國家,雖然也在20世紀70年代進入中等收入經濟發展水平,但由于忽視通過大力發展高質量教育培養創新人才,不能順利實現經濟發展方式轉變,導致經濟增長動力不足,最終出現經濟停滯而跌入“中等收入陷阱”。通常,這些國家和地區都有著多年比較穩定、高速的經濟發展,國民收入水平到了中等收入階段以后,經濟發展徘徊不前、社會矛盾加重。其共同特點就是,在經濟發展過程中不注重加強本國自身的知識創新、科技創新和生產創新能力建設,經濟過于依賴國際社會產業轉移,自主創新能力弱,因此出現需求疲軟,投資動力變弱,產業升級空間狹小。這些國家大都有相似的社會特征,表現為經濟增長回落或停滯、貧富分化嚴重、就業困難、社會公共服務短缺、腐敗多發甚至社會動蕩等。這些國家的教訓值得我們重視。

培養學生獨立性、批判性和創造性思維是提高創新能力的關鍵

改革開放以來,特別是黨的十八大以來,我國教育發展迅速,已經建成世界上最大的教育體系,各級各類在校生數和畢業生數都居世界首位,但我國的創新能力仍然遠遠落后于發達國家。原因在于,我們的教育在創新人才培養和創新能力建設上存在差距。因此,新時代我國教育發展的戰略重點應放在培養學生的創新精神和創新能力上,造就一大批拔尖創新人才,增強國家自主創新能力。這就要求我們深化教育教學改革,把創新人才培養作為戰略重點之一,在教學觀念、內容、方法和目標上不斷改革創新,以完成立德樹人的根本任務。

我們應該真正從以傳授知識為主轉向以培養學生全面素質為主。要著重提高學生的政治思想素質、人文素質、科學素質、團隊精神和社會責任感,特別注重培養學生的創新精神。這就要求增強學生的批判性和創造性思維能力,將培養學生獨立思維能力置于教學活動中心,突出學生的獨立思維能力訓練,增強學生學習的自主性與創造性。獨立性、批判性和創造性思維,是創新精神和創新能力的源泉。所謂創新,就是對現有的知識范式、科技范式和生產范式的突破,是一種革命性變化。根據熊彼特的觀點,創新同時意味著毀滅。他曾經做過這樣一個形象的比喻,你不管把多大數量的驛路馬車連續相加,也絕不能得到一條鐵路。并不是驛路馬車的所有者去建筑鐵路,而恰恰相反,鐵路的鋪設意味著對驛路馬車的否定,電力機車的創造意味著對蒸汽機車的否定。也就是說,在競爭性經濟中,創新形成的新范式意味著對舊范式加以消滅。在這個意義上可以說,創新在本質上是革命性、批判性的。因此,沒有獨立性、批判性、創造性思維,就不可能有創新精神、創新能力和創新成果。我們必須從戰略上認識通過教育培養學生的獨立性和批判性思維能力對提高我國自主創新能力的極端重要性。

為此,我們必須通過招生考試等方面的改革,進一步打破千篇一律的應試教育模式,更加注重學生的個性發展,因材施教,使每個學生的創新潛力得到充分發揮,培養造就大批具有創造性和進取精神的人才。這就需要增強學生學習的自主權和教學制度的靈活性,運用新的科學技術手段,加快教育信息化進程,不斷改進教學方法,使教學計劃更有彈性,教學內容更加豐富充實和多樣化。為了增強學生應對科學技術突飛猛進所必需的適應性和靈活性,我們要進一步創新教學方法,拓寬學習領域,形成靈活充實的課程體系,不斷更新教學內容,加強那些概括性強、適應面廣、具有普遍意義的基礎理論以及基本知識和技能的學科,增強學生對知識創新和科技創新發展的反應能力和創造潛力。要徹底改變封閉式的教育教學思想,樹立開放辦學的新理念,進一步強化學校同企業和社會各方面的合作。鼓勵學生在學習過程中參與科學研究、工作實習和多種多樣的社會實踐,了解社會需求,從而獲得創新靈感。

創新人才的培養必須從基礎教育做起,從小培養學生的獨立思考和批判性思維能力,這是提高國家創新能力的奠基工程。知識創新和科技創新領軍人才的最終養成和知識創新與科技創新成果的產生,則是在高等教育階段,特別是在研究型大學。盡管各國科研體制有所不同,但研究型大學在一個國家的基礎研究中通常都占有主導性地位,在國家自主創新中發揮著不可替代的重要作用。基礎研究是企業技術創新和產品創新的源頭活水,正是因為有這些基礎性研究成果,才有一切戰略性、原創性重大科技進步和產業升級。

大學創新能力取決于體制創新

我們根據對全球最具創新力大學的研究發現,從根本上影響大學創新能力的不是技術性因素,而是3個方面的體制性因素:大學在國家創新體系中的職能定位、大學的自主權程度和鼓勵競爭的制度安排;教學與科研相結合的體制機制;大學知識創新成果轉化的思想基礎、校企關系、利益分配和相關法律保障。美國大學相比于其他發達國家的高等院校,具有更大的自主權和競爭意識,更明確的創新成果轉化利益分配和相關法律保障,因此美國的大學在全球最具創新力的大學排名中遙遙領先。“二戰”后,歐洲大陸的大學總體上落后于美國,原因在于政府對大學干預過多,大學因此失去了自主性。它們雖然因為政府支持獲得了穩定的經費來源保障,卻喪失了對創新具有重大意義的競爭精神和追求卓越的內在激勵機制。

總之,相關研究表明,大學的創新能力建設與發展離不開相應的制度化環境、管理體制和政策框架的制約與激勵。我國已經歷經40年來從計劃經濟體制向市場經濟體制轉軌的改革。在教育領域,1985年頒布的《中共中央關于教育體制改革的決定》,特別強調擴大高校辦學自主權。1993年頒布的《中國教育改革和發展綱要》和2010年頒布的《國家中長期教育改革和發展規劃綱要(2010—2020年)》,也反復強調擴大高校辦學自主權。2018年召開的全國教育大會又進一步強調,要深化教育領域“放管服”改革,充分釋放教育事業發展生機活力,尊重教育發展規律,充分發揮學校辦學主體作用等,體現了進一步深化教育體制改革、擴大高等院校辦學自主權、激發創新活力的政策取向。

我們要堅持深化教育改革創新,探索并不斷完善新時代具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高等教育體制機制。“要全力推進結構性改革,消除一切不利于創新的體制機制障礙”,這是提升我國大學創新能力的必經之路。只有這樣,才能增強我們國家的自主創新能力和國際競爭力,更好地落實教育為中華民族偉大復興服務的重要使命。

福彩河南快3